集发观光园

专栏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 专栏 > 宁远县黄仟二村村民建新房被拦路收费

宁远县黄仟二村村民建新房被拦路收费

我是当事人彭志友,根据镇政府的回复我要说明情况。
1.首先,我看到镇政府的回复,我的心就更冷了。镇政府未经过实际调查,从拦路那天开始到2017年2月8日(镇政府回复当天)就一直没有任何干部找过我,我不知道镇政府的调查从何而来,同时在这个回复中镇政府没有呈现任何能说服人的有理有据的事实。
2.根据镇政府的回复说:“2010年修建村里公路,当时村支两委召开过村民大会讨论决定,修建通村公路每家每户按人头出钱,而只有我家没有出过‘应该出的钱’。”这里请大家注意,镇政府的回复居然用了‘应该’两个字,而不是用有利的证据和事实说话,因此我不明白什么是‘应该出的钱’。在这里我呈现事实:当时修村里桥和修外村到我们村路的时候是开过村民大会的,俢村里面通村公路时(包括争议路段)并没有开会;修桥和修外村到我们村的公路时村里凡是有户口在村的、男的60岁以下的每人600元,这个钱我如数缴纳;从村口到现在争议路段(就是彭春喜到到争议路段)我们村上边凡是附近和经过这条路的村民按户口每人70元,我根据我家人口如数缴纳,以上两个路段我都出过钱出过工。我不知道镇政府是怎么得来的我没有出过钱修路,没有出过工修路,当时拦住我的拉沙车和挖掘机不让过的时候我只能接受他们的条件,不接受他们(包括村支书等领导)的条件,难道要发生打架斗殴镇政府才高兴吗,我当时没有任何办法才按照他们的意思,缴钱给他们。所以镇政府的回复是未经实际调查而发出的。
3.镇政府的回复说,“村支两委的干部也找过我”。在这里我详细说明这个情况:自从村长老婆拦住我的拉车和挖掘机那天开始到现在(2017年2月10日)只有2017年2月9日下午2点左右村委委员黄国顺来我家了解了一下情况,之前没有任何人来过。这里大家注意:黄国顺来我家的时间是在镇政府回复之后的一天,也就是说镇政府在没有经过调查就回复了。所以由此得知镇政府的回复是草率的,是不负责任的,明显有包庇村官的嫌疑。
4.镇政府的回复,讲我反应的收费不属于“过路费”讲是我应该交的费。在这里我想问镇政府,1.是不是村长老婆带人拦住我的拉沙车和挖掘机不让我过,用这样的方法逼迫我才交的费。2.拦住不让我过,迫使我交费给他们提供了收费单据,才让我过的,这个是不是事实。这不叫拦路收费,什么叫拦路收费。3.镇政府难道不懂法律吗?任何人、任何机关要收费是不是需要相关机关有审批的合法收费资格,请问他有吗?他是叫人拦路收的费。难道镇政府不知道路是国家的,路权是国家的,如果任何人都可以自己修路就可以收费,这还是我们的国家吗?他村长不懂法,难道镇政府也不懂法???
综上所述,镇政府的回复是无凭无据,只是简单的回复,不能说服人,明显有包庇的行为。如果镇政府要想说服人请把事实根据统统展示出来,还我一个公道。

相关信息: